您好,欢迎访问本站博客!登录后台查看权限
  •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,那么赶紧使用Ctrl+D 收藏吧
  •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!

同学聚会

散文阅读 好文章阅读 2020-05-04 256 次浏览 0个评论

如白驹过隙一般,离开初中校园已整整廿八载。仿佛一夜之间,遥远的青春已触不可及。

昔日的校舍,几经翻修之后,早已不见了当年的面貌;曾经的同窗们,也容颜更迭、身材走样。岁月的苍桑无情地刻上了每个人的脸庞。有些同学头顶已白亮得过于醒目;有些发虽密,但影影绰绰的白发已无处躲藏。

任你千变万化,多数同学还能从记忆深处的库房里发掘出当年的神态与样貌,在第一时间辨认出来。然后再经细细地回想、品咂,直至确信无疑。正因如此,时隔23年后的同学聚会才不至于出现大面积的尴尬与冷场。

也有少数人是模模糊糊,又似曾相识,却总想不起来。这时,尤其得感谢某些热心的“好事之徒”们,正是经过了他们煞费苦心地旁敲侧击:“再想想呢,班里那个‘小疙蚤’、‘阴死鬼’、‘黄毛’、‘桃花眼’还记得吗?”到了这个份上,才让人恍然大悟:“哦!原来是某某啊,!你这个家伙,怎会变化这么大!”随后是一片感慨与唏嘘……

还有极个别人是全无印象,即使猛拍脑瓜拼命搜肠刮肚,还是对不上号。作怪的是:翌日,在你不经意之间,脑子里某根筋好似被谁猛地一拎,于是灵光一现,突然间回想起来。随之那人的轮廓也渐渐丰满清晰起来,最后妥妥的对号入座,一颗忐忑的心总算平复。

我清楚地记得:毕业后的同学首聚之前,心里还藏着许多的“结”。不知是怕被人知道自己的窘境呢,还是怕被人牵起心底脆弱的神经,总之对聚会抱有相当地抵触。毕竟隔了那么久远的时间,不知会否尴尬与陌生,更不敢奢望还有什么交情可言;但见面后的亲切感远远超出了预期,久违的叩击心灵的愉悦感油然而生,同学之间曾经的友谊神奇地隔空复活。

我不得不承认:之前的胡思乱想是如何的可笑,之前的患得患失又是如何的小家子气。

也许是现代社会太让人缺乏安全感了,人人都想把自己紧紧包裹、深深隐藏,谁都不愿将自己的私生活向别人袒露无遗。即使是邻里之间,虽只隔着一堵墙,却如同隔了一座山。点头笑脸招呼得再多,都无法真正熟络。可见心理的防线一旦筑成,竟固若金汤,牢不可破。

而同学跟邻居有所不同,邻里之间可以老死不相往来,可以面热心不热,可以把隐私深埋心底。但就着同学的这层微妙关系,首先大家多少有点知根知底,即便你不说,你的大致情况通过知情同学的口耳相传早已分享给其它同学了。到你不得不说时,在良心的驱使下你又不敢稍加隐瞒。于是,一部分心理防卫意识强烈的同学便首先被吓退了。

其次,在以金钱为评判标准的世俗眼光的筛选之下,区分出混得特好的人跟混得较差的人。事实上,所谓混得特好的人一般都眉眼上扬,他们不大看得上这帮穷酸的老同学。而混得落魄的又觉得没面孔见老同学。一个会担心同学来纠缠不清,一个又怕失了颜面。还有在上学时就被处处打压而不待见的同学,在长期心理阴影的笼罩之下,缺乏足够的勇气跨入聚会的门槛。至于其它或低调或麻木,或冷漠或寡情,或曾被同学欺骗造成信任危机的同学们,也不愿赴同窗之约。除此之外,不排除有人因感情问题而羞于跟初恋或暗恋对象觌面,这其中牵扯的情丝就更为复杂了。

总之各有各的心结。

因为不敢跨出那一步,也就与许多的美好失之交臂了。

当然,聚会时不必要求人人都到场,能来的就来,只要真心真意,只要尽情尽兴,人员不齐又何妨?再说,事物总是不断地发展变化着,往乐观处想,某些同学这次不参加不代表下次不来,今天抱有的心结也许明天便释怀了。

自从开了首聚的先河之后,接下来的五年里同学聚会频频,大有拼命弥补缺憾之迹象。不论大聚小聚,每次收获的快乐总能为记忆库存入一笔精神财富,每次愉快的历程又能为下次聚会提供丰富的聊资。

而且吧,作为初中同学,都是家乡人,还有一些是沾亲带故的,一律都操着熟悉的乡音,能不亲切么?况且初中三年彼此正值青春年华,毫无功利之心,在一起度过了最单纯的一段岁月,不知不觉间已建立起天地可鉴的友谊。难怪有同学在聚会时经常发出慨叹:“唉!我们那时候真的是太纯了!”

同学们虽是来自同一乡镇,为了生存之需,而今已分布于五湖四海。即便距离如此遥远,只要群里一声呼吁,说要聚会了,四面八方的同学立马群起而响应。有的早早地从天津赶过来,有人急急地从河北赶回来,有的从河南山西连夜开车回来,还有同学调休了年假,从武汉乘高铁杀回来。甚至连可爱的美女老师也欣然从南京辗转而来。

同学们纷纷不远千里而来,甘愿付出舟车劳顿的艰辛与不菲的路资,难不成就为了吃一顿并不豪奢的宴席么?难不成他们缺心眼,不会算这笔经济账么?当然不是。真正作祟的,是融化在血脉中的那股浓浓的乡情与友情在翻滚罢了。

听发小的儿子偶尔说起他们初中同学聚会时的情景,很是震惊了我的神经。他们没有大聚,每次都是同一区域内五六个同学的小聚,吃饭时人人光顾着看手机,几乎少有交流。更离谱的是酒足饭饱后都互相拖延着不愿买单,捱到最后,往往是面薄老实之人吃亏。我真想怼一句:这种聚会还有意义吗?

因为彼此珍惜,所以才会付出真心;因为付出真心,所以才会流露真情。因为真情流露,聚会时餐桌上不断充斥的欢声笑语才不足为奇;酒开了一瓶又一瓶,痴心话说了一筐又一筐方是情理之中。散席时除去几个横卧沙发的醉君子,其它同学都争着买单,买了单的同学喜滋滋的,好似捡了个大宝贝。

随着聚会的增多,同学情义与日俱增,彼此也越来越了解,感觉就像是一家人。而且,聚会的组织也越来越成熟、越来越人性化。如今已形成惯例:一年大聚一次,由同学们轮流作庄;小聚不限,全凭即兴发挥。

余生很短,同学们见一面即少一面,若是方便的话,还是多聚聚吧。等年纪老了,牙床摇了,腿脚不利索了,只怕想聚也聚不起来。

——致所有仍鲜活于世的同窗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