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访问本站博客!登录后台查看权限
  •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,那么赶紧使用Ctrl+D 收藏吧
  •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!

回家过年那些事<二>

散文阅读 好文章阅读 2020-04-09 152 次浏览 0个评论

回家过年,其实是回故乡过年。只有“故乡”一词,才表达我们此时回家的心情,及内心诸多的情感。

昨天,经过坐八小时的火车,又坐一小时亲弟的车才终于回到老家。而昨晚,惊讶的是来接我的不仅有亲弟,亲父母也跟了过来。

在车上当亲面见到父母那一刻,内心真无比沸腾与惊泣,亲弟是带父母过来进城为母亲买金耳环的,他们买完金耳环,再来火车站接我。

一路上,在车上,见面后我们先彼此默默无言,静静、默默。在火车上的时候,父亲很关心地打过几次电话,询问我在火车上行驶的具体位置,而与现在默默无言在亲弟车上形成巨大的反差。父母不言,我原本也不会太言语,默默地使我们一年很久没见面,突然显得是那么不自在,和产生彼此的陌生感、距离感。

一路上,亲弟负责安全驾驶,母亲坐在副驾驶前座,父亲和我坐在后座,在一片黑暗的又坑坑凹凸的回家乡村路上,一路缓慢、颠簸前行。在车里,在微小的车灯映照下,不很清晰地才看清双亲不是很清晰的面容,母亲隔我坐得远,只看清她后面短短乌黑的头发,显得有些年轻,也希望她永远这么年轻。她依旧瘦瘦的,身穿着一件红色的厚羽绒服。

父亲挨着我坐一排,距离比较近。他戴着一个黑色的老皮帽,脸有些老黄,显得有些苍老,身穿着一件青色的宽宽大大的厚羽绒服。看着近前苍老,此时略有些疲惫的父亲,心里有一个声音仿佛悄悄地告诉我,你看,父亲又变老了!

汽车在经过一口圆形的黑水塘及爬坡路段时,行驶在水塘马路上圆形正中心,这时,一股无形的冷风或许从黑山那边,跨过这面水塘,从水塘上空,穿过开着微小的车窗口,吹进车里面来,顿时渐觉冷飕飕的。

开始还以为是天晚,气温低,而回到故乡,家里面的气温原本较低,回来之前早预备了厚衣服。然而,当这股寒冷的风吹来,或许气温变得更低,更冷了。突然感到有些冷,便把新买来的羽绒服后面的连衣帽翻了过来,还是冻得有些颤抖,后来冷得实在不行了,轻轻地在车里冒出一句,“好冷。”

坐在副驾驶座前面的母亲听到这句,反过身来,关爱地问道,“冷吗?”“是的”接着看到母亲和父亲坐在那边的车窗微开着,转而对亲弟说道,“把车窗关了吧。”弟弟接道,“父亲、母亲他们晕车。”这样我一句,母亲一句,弟弟一句,车里忽然热闹了起来。

特别是母亲,说得起劲时,还说起了那时生我们之时,养我们之时,是如何艰辛?还说起了爷爷奶奶他们那时……头次听着既很新鲜,又很感动,并头次亲身知道我们是如何成长与长大的。的确,天下父母真很不容易,又非常之伟大!

漫漫回家过年之路,到此时,才慢慢变得温情起来,原来亲情一直都在,在这路上……